纽约医生:医院是病毒培养皿 医务人员一个个倒下


“直到3月中旬,感觉周围才有了一点紧张的气氛。甚至医院一些医生也只说这次疫情只是大型流感。”一位美国留学生对21新健康记者说。

而美国总统在3月24日的福克斯新闻市政厅中表现也“毫不逊色”,反斥纽约州长没有早点准备多点呼吸机。

03反对和敦促中,联邦政府如何抉择?

不过,目前对于动用《国防工业生产法》调配医疗物资生产,美国社会也有不少反对的声音,一方面是担心联邦政府“接管”美国企业可能让商界陷入不安,从而加剧市场动荡;另一方面是联邦政府难以鉴别哪些企业具备相应的生产能力。美国总统特朗普3月31日在白宫发布会上表示,美国正在经受前所未有的考验。“疫情的高峰正在来临,且来势凶猛”。接下来将是非常痛苦的两周。他还强调,遵守防疫指南“事关生死”。

这一点的研究与北京市疾控中心的发现有相同之处。3月22日下午,在北京市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防控工作新闻发布会上,北京市疾控中心副主任庞星火介绍,亲属密切接触者中的续发率达到17%,明显高于其他社会关系的密切接触者3%的比例。家庭聚集性疫情占绝大多数,高达86%,涉及病例数最多的家庭聚集性疫情达到7人。目前有大量境外来京旅客,一旦发生感染返回家中,将会有较高的风险传染给家人。

这篇刊发在《中华流行病学杂志》2020年第41卷的论文研究结果显示,确诊病例的密切接触者感染率为6.3%,无症状感染者的密切接触者感染率为4.11%。研究者认为:感染率差异无统计学意义。

从上周开始,陆陆续续有美国医务人员和普通民众在社交平台发布带有#GetMePPE(让我得到个人防护设备)的标签发文,呼吁外界援助口罩、防护服和防护面罩等个人防护设备,并向美国官员喊话。

纽约州长科莫对于当地疫情看在眼里,急在心里,在向联邦政府请求支援三万台呼吸机不果后,终于在周二的新闻记者会上“大吐苦水”,对美国联邦紧急措施署“隔空喊话”,指责联邦政府在调动医疗物资上不力。纽约市长德布拉西奥更是自3月19日起,一连3天在发布会上质问美国总统:“你没有运用政府的手段,你一直在犹豫”;“你只是看着,等着”;“任何负责任的总统,都会和我们沟通如何处理疫情”。

“现在虽然戴口罩的人比以前多了,但是还是不多,一方面可能确实还是不够重视,另一方面也是因为现在物资紧张,”上述美国留学生表示,“现在街上两个人迎面走过,可能也会自己遮掩一下口鼻或者避让一下,保持距离。”

研究者对各类密接人群不同接触方式进一步分层分析发现,家人主要通过共同居住(18.07%)和聚餐感染(11.75%);亲戚(4.73%)主要通过聚餐感染;朋友(包括邻居)之间的接触感染方式主要是户外对话(20.00%)、聚餐/会客/娱乐(12.50%)和乘坐同一交通工具(4.55%)感染;一般人群的接触感染方式主要是与病例同处一个诊疗大厅(1.94%)、同一个超市、市场购物等(0.56%)感染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