为应对疫情 塞尔维亚精锐特种部队上街巡逻
来源:为应对疫情 塞尔维亚精锐特种部队上街巡逻发稿时间:2020-03-30 09:13:15


这使得医院、私人诊所和公司更难在紧急情况下进行检测。比如斯坦福大学的研究人员2月起就已经进行了有效的新冠病毒检测试验,但直到食品药品监管局放宽规定后,斯坦福大学3月初才真正开始进行新冠病毒检测。

这不得不让人追问:美国政府为何对这场公共卫生灾难的演变视而不见?

《纽约时报》认为,疫情开始时,特朗普还因为弹劾而分心,对威胁公众安全和国家经济的疫情“不屑一顾”(dismissive)。直到2月底,他甚至声称新冠病毒即将在美国“奇迹般地”消失。据《卫报》报道,特朗普2月10日还提出将美国疾控中心的经费削减16%。

“检测至关重要,如果你看不到病毒,你就无法阻止它。”世界卫生组织高级顾问布鲁斯·艾尔沃德(Bruce Aylward)说道。

美国约翰斯·霍普金斯大学最新发布的数据显示,截至北京时间3月31日13时,美国新冠肺炎累计确诊病例超过16.4万例,是全球新冠肺炎确诊病例最多的国家。而时间追溯回3月1日,当日美国报告病例仅有70例。

在这场与新冠病毒赛跑的战役中,美国食品药品监管局也成为了一大障碍。

韩国的监管机构则适时放宽了检测规定。据路透社18日报道,韩国政府在1月下旬就召集了20家医疗制造商的高管开会,要求他们协助开发新冠病毒检测方法。在这一会面的一周后,韩国就批准了首个检测方法;2月底时,韩国每天就已能够检测数千人7周后;会面的7周后,韩国已对29万人进行了检测。

这一个月里美国到底发生了什么?缘何变成了全球新冠肺炎疫情新“震中”?

《纽约时报》认为,如果没有更全面了解谁被感染的信息,公共卫生工作者就无法找到所有密切接触者,无法对对他们进行隔离,以阻止病毒进一步的传播。

报道称,在美国疾控中心履行了在公共实验室快速启动检测筛查的义务之后,下一阶段应该动员私营部门。然而,履新不久的食品药品监管局局长斯蒂芬·哈恩(Stephen Hahn)采取了“谨慎的”态度,他不愿动员企业,而是遵循了食品药品监管局以往繁琐的批准流程。